当前位置:首页 > 宣传教育 > 狮城清风

吴桥县:“二不”尚书范景文

来源:沧州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发布日期:2016-09-23 09:00:00

 

范景文(1587年-1644年),字梦章,号思仁,河北吴桥范庄人。万历四十一年(1613年)进士。历官东昌府推官、吏部文选郎中、工部尚书东阁大学士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李自成部队攻克北京,范景文宁死不屈,赴双塔寺旁的古井自杀。人称范景文“死节最烈,可照耀于千古”。

明朝末年,在商品价值观念、党派之争、官场积习综合影响下,吏治已经十分成问题。天启年间,入仕东昌府推官的范景文,以名节自励,从不收受别人的贿赂,对于亲友登门相求,他一律谢绝说:“若是有利国利民的好事,我自会关照你们,若是自利肥私的小人之事,恕我不能从命”。历史上说其“苞苴无敢进其门”。“苞苴”是指装礼物的编织袋子,后来代指贿赂。范景文在门上大书“不受嘱,不受馈”六个大字,被后人称为“二不公”、“二不尚书”。同僚中的正直之士以范景文勤政廉政为内容撰成一联,上联是“不受嘱,不受馈,心底无私可放手”,下联是“勤为国,勤为民,衙前有鼓便知情”。

范景文担任河南巡抚之初,即上《直抉吏治病源疏》,开门见山地说:“窃叹今日吏治之病,惟有一贪;而对症之药,止惟一廉”。前人有“好官不过多得钱”之谑语,现在则成了做官的秘诀。怎么根治呢?范景文认为,“所谓法者,即以廉为法也。己不廉而求人之廉,则无法以身教。贪而以令责廉,则无法。所升者不廉,而所坠者不贪,则又无法”。而要行廉,关于是控制住别人对官员的“馈遗”。“夫馈遗者,以交际为名,而贿赂为实者也”。中国是一个礼义之邦,讲究人情礼往。不过,这种礼义的使用,应有个度。在一般的交往中,不反对。但对官场来说,不允许。官场是一个权力领域,权力一旦与礼结合,就会产生腐败。只有断绝官场中的馈遗,才能保持权力的干净。“此径一断,则情面自绝,威望自肃,上下纲纪相维,职事相课,了无粘带。而后真是非乃出,真劝惩乃行,岂不休哉”!权力要客观,必然断绝影响主观判断的“情面”。范景文这一奏疏,得到了新皇帝崇祯的重视,令吏部执行。

范景文给皇帝上过一本,叫《饬属疏》,也就是提出他整饬吏治的主张。他提出,要身体力行做到五条并要求下属严格做到,这五条分别是清(为政清廉)、公(公正无私)、严(严格要求)、密(保守机密)、勤(勤政敬业)。为了让下属对“五字方针”有一个良好的记忆和深刻的理解,范景文写了《五箴》,也就是为这每个字都编写了一段歌诀,让人们容易记住。其中《清箴》说道:“周官六计,洁廉为贵。山泉寂清,市泉龌秽。名盗忍渴,顾名生畏,勿谓无知,夜金可媚。高高凤仪,圣世灵瑞。竹食醴饮,先洁其喙。鸢吓腐鼠,是乃失类。蚁隙不窒,大防终溃。一介是严,百奸可坠。微臣作箴,敢告庶位。”这段箴言文字不多,信息量却相当大。它引用了多个常用的“廉政典故”,鼓励人们要像凤凰一样自尊、一样清高。(吴桥县纪委监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