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重要评论

斩断公款存储灰色利益链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日期:2016-09-23 10:00:00

近日,福建龙岩、湖北等地对党员干部利用公款存储谋私逐利问题进行专项整治。

“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公款存储利益输送“潜规则”在一些地方长期存在,案件频发。有的银行通过向有公款存储决定权的领导子女、配偶等提供岗位、高额回扣、高额绩效收益等进行利益输送,争抢规模巨大的公款存储“蛋糕”。

利用公款存储谋私逐利

近日,一场整治利用公款存储谋私逐利的行动在福建龙岩展开。“力度之大前所未有。”龙岩市监察局副局长黄佐清介绍,全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及1万多名干部填报了自查表,并作出没有利用公款存储谋私逐利的书面承诺,撤销不符合规定的银行账户,15家存在这方面问题的市直单位主要负责人被约谈,在规定时间内要完成整改。

截至目前,龙岩市共清理填报银行账户9324个;撤并银行账户854个,撤并资金5.83亿元。

龙岩此次专项整治部分源于落马的前市委书记黄晓炎受贿案。去年7月,龙岩市委原书记黄晓炎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目前这起案件仍在审理中。

当地多名银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黄晓炎及其家人利用公款存储谋利是公开的秘密。黄的妻子在厦门的一家商业银行任职,这家银行在龙岩原本没有设网点,黄调到龙岩任市委书记后,该银行很快在龙岩设立分支机构,黄的妻子是筹建分支机构的负责人之一。

“两三天时间,原来存在其他银行的存款迅速被‘搬运’到这家银行,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公款存储占绝大多数。不少银行负责人叫苦不迭,但也没办法,都知道背后是市委书记的影响力。”龙岩金融系统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

龙岩的此类现象并非孤例,多地曾出现相关案情。记者调查发现,利用公款存储谋利正成为利益输送新手法。

201411月,中央第五巡视组向浙江省反馈巡视情况时提出,利益输送出现新的表现形式,手法隐蔽,其中就包括一些领导干部利用公款存储谋利的情形。

20157月,贵州省委专项巡视组对12所省属高等院校和3家医院及卫生机构进行专项巡视后指出,多数单位存在公款私存违纪现象。

今年8月,湖北省纪委、审计厅对省、市、县、乡四级领导干部、国有和国有控股企业中层副职(含)以上负责人以及负责公款存放管理的其他人员借公款存放谋取私利进行专项检查,规范党政机关及国有企业事业等单位公款存放行为,防止发生利益冲突和利益输送问题。

领导干部成银行重点“公关”对象,亲属收回扣拿高薪

“商业银行都有揽储任务,银行分支机构有存款数量考核指标,揽储有‘公关费’‘宣传费’等专项开支,用于‘款待’‘公关’重点客户,而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公款体量大、来源稳定,是各大银行争抢的‘大蛋糕’。”龙岩市银监局纪检组长练胜祥告诉记者。

有公款存储决定权的领导干部是各家银行重点“公关”对象。据纪委有关人员介绍,除高档宴请、报销发票、安排旅游、赠送购物卡等常规手段外,更隐蔽的是银行安排公款单位领导的配偶、子女或其他利益关系人到银行任职,能带来大笔存款的还能得到超常规提拔使用,每年可获取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绩效收入。

——领导拍板存款,亲属在银行拿高额绩效。浙江台州市黄岩区原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金小云2014年被查处,纪检部门调查发现,金小云在任职期间,利用职务影响为子女谋取利益,亲自出面跟自己分管的部门打招呼,要求他们把单位公款存到其子工作的银行,帮助其儿子获得存款提成百万余元。

多名银行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在银行任职的领导干部亲属之所以热衷于“开疆拓土”,大肆揽储,秘密就在于银行给予其高额绩效奖金。

——银行直接给拍板存款的领导高额回扣。江苏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张美芳受贿案中,张美芳利用其决定巨额财政资金存放在哪家银行的权力,收受银行大额回扣,这些款项成为其受贿主要来源。

——给公款单位重要领导的子女、配偶或特定关系人位子,甚至超常规提拔。龙岩一家市直单位主要负责人的儿子四年内换了三家银行任职,待遇优厚,其“敲门砖”就是该领导任职单位的基建账户及大额资金,都随着该领导儿子任职银行变动而变更。

据杭州市纪委相关人员介绍,20152月至3月,杭州上城区市政园林管理所所长胡某为帮助其在银行任职的亲属解决编制问题,在未召开班子会议集体讨论的情况下,与副所长宋某口头商议后,要求财务人员将500万元资金存放到胡某指定的银行内。

多名银行业内人士透露,“一些商业银行为了揽储,甚至提供支行行长、副行长、部门经理等领导岗位,只要揽储能达到一定金额,就能当上银行领导。”

多地建立竞争性存储和回避制度

龙岩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李成荣说:“要从规范权力运行的源头着手,建立公开透明的规章制度,杜绝暗箱操作,斩断利益输送的‘暗道’。”

记者调查发现,福建龙岩、浙江、湖北、江苏等地通过建立公款存储集体决策、公款招投标等竞争性存储、公款存储回避等制度,防范公款存储利益输送风险。

龙岩市提出,单位经费、项目资金存储到哪个银行要集体研究、形成记录,并在单位内部公示,银行给什么好处也要在单位公开;有存储决定权的领导干部、财务人员,以及与资金管理有关人员不得将本单位公款存储在本人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和其他特定关系人所在的金融机构。

针对一些领导干部利用公款存储谋利问题,浙江省委明确:公款存放银行时,必须采取公开招标等方式进行竞争性存放,并纳入各单位“三重一大”集体决策事项,本单位领导干部有亲属在银行任职,进行公款存储决策时,该领导干部要主动报告并予以回避。

多名业内人士表示,银行通过利益输送争夺公款存储,易引发恶性竞争、加大运营成本。一些银行将主要精力放在了拉关系、走后门上,不注重改善服务质量和产品创新,削弱了竞争力,不利于行业长远发展。

黄佐清说:“一些机关单位特别是国有企业的存款资金并非自有资金,大多是因项目建设从银行贷款而来,高息贷款、低息存款,损失的是国有资产。”

记者采访了解到,各地在专项整治公款存储利益输送问题过程中,主要针对党员干部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处理,但对相关银行和工作人员并没有查处。练胜祥表示,银行为揽储直接向领导干部及其亲属给回扣、安排旅游、提供高档宴请等属于违规行为,同时也破坏了行业秩序,不利于银行业健康发展。为避免这类现象的出现,应同时加强对银行的监管力度,对涉及的人员坚决查处。(记者 郑良 魏董华)